【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您当前的位置 :河南黄河网 > 大河风情 > 正文
黄河湿地拍鸟人
 

    图/王伟宾

     □记者刘向东 通讯员 刘奕昕 孟国栋

    天气越来越冷,老张的心情越来越复杂——在遥远北方的大草原上,有他的牵挂:天恁冷,它俩咋就不回家呢?也有猜测:它俩是不是结成夫妻了?更有冲动:真想开车去把它俩接回来!

    2015年春天,在三门峡黄河湿地,一对因伤未能北飞的白天鹅,孵出了6只小天鹅。今年春天,它们身装定位仪随父母北飞后,其中4只失联。从卫星定位仪传回的数据看,编号为A55、A57的两只小天鹅落脚内蒙古,且形影不离,“十有八九结成夫妻了!”老张猜测说。

    10月25日前后,近万只天鹅都飞回到三门峡黄河湿地过冬,它俩却仍留在草原上。“这俩傻鸟!”老张颇显无奈。

    今年56岁的张明云,是三门峡市的一位普通市民。16年间,他行走在山间丛林、河道沼泽,拍下了数十万计的鸟类图片和视频。

    见到老张时,他刚从陕州区张湾乡的黄河边拍摄翠鸟归来。他的两脚都是泥,冲锋衣被挂破了一个大口子,但他并不在意,展示着他拍到的翠鸟,“为了拍这组照片,我在河边蹲了一整天呢!”

    说起和鸟打交道的事儿,老张说:“其实就六个字:守候、认识、保护。”

    等待美丽

    作为摄影发烧友,老张早年就爱拿着相机到处拍照。上世纪90年代末,在一次野外摄影时,他发现有人张网捕鸟,便顺手拍下了一组。胶卷冲印后,看着图片上一只只死去的鸟,老张越想越不是滋味儿,“我就是这时候萌生了专门拍鸟,用图片引导人们爱鸟的念头。”

    想着简单,但真正拍起来却并不简单。“鸟可不像人那么听话,能指挥着它摆摆姿势。”老张说,“要想拍好,就得守候。”

    守候,说着容易做着却难。“不管天冷天热,有时候一守一整天,甚至第二天还得继续。”老张说,夏天山林里鸟多,蚊虫也多。为了不惊动鸟,还得把相机伪装好,一动不动地埋伏在草丛中。

    撩起裤管,老张腿上疙疙瘩瘩满是疤痕,都是蚊虫叮咬留下的。

    每年冬天,老张的主要精力都在拍摄白天鹅上。从三门峡市的王官河滩到张湾库区,白天鹅到哪儿,他就到哪儿。为了抓拍到最理想的镜头,他常常避开人多的地方,独自守候在人迹罕至的河滩上、密林中。刺骨的寒风顺着河面飕飕地刮着,“身上的军大衣就像一层纸,人不大一会儿就被冻透了,可目光一刻也舍不得离开那一群群白色的精灵。”

    像A55、A57,它们“兄妹六个”孵化时,老张连续90天一天三次趴在泥窝里,拍摄到小天鹅从孵化到成长的过程。

    离三门峡市区30多公里的甘山森林公园,也是老张常去的地方。尤其是最近几年在那里发现有国内珍奇动物红腹锦鸡落户,老张去得更勤了。去年有一次,他冒着大雪上山,抱着相机趴在山坡的石坎下,整整守候了一天一夜,每当红腹锦鸡从密林中走出来到麦地觅食时,他都会抓住时机摁下快门。

    “绿色的麦苗衬托着红腹锦鸡鲜红的尾羽,漂亮!抢眼!”老张说,“守候虽然艰苦,但能看到它们展示美丽的那一刻,值了!”

    想做专家

    “拍鸟得先识鸟。”老张说,鸟像人一样,有自己的家族、生活习惯和喜怒哀乐,“认识了、了解了,才能更好地有针对性地保护它们。”

    为了掌握更多的鸟类知识,老张还查阅了大量资料,向专家请教,并把拍到的照片分门别类建立了档案。

    “中华秋沙鸭是国家一级保护鸟类,目前全国仅发现有1000多只,且基本生活在东北地区。”2012年秋天,老张在卢氏县的一处河流里发现了10多只中华秋沙鸭,“可把我高兴坏了!可秋沙鸭为啥要从东北迁到豫西呢?”带着这样的疑问,老张潜伏在草丛里仔细观察起了秋沙鸭的生活习惯,并拍了上百张秋沙鸭图片带回去与有关专家研究,“肯定是受气候变化的影响,加之繁殖数量有所扩大,它们就南迁到水质越来越好的三门峡落户了。”

    “鸟类有一个共同点:捉到小虫小鱼后,如果是自己吃,会将猎物头朝后,如果是喂小鸟,则会将猎物的头朝前以方便小鸟吞下。这些细节如果不仔细观察,根本看不出来。”说起鸟类的特性,老张如数家珍,“像红腹锦鸡,身上的颜色赤橙黄绿青蓝紫,虽然好看,但太过显眼,招来的天敌也多,猫头鹰、野猫、蛇等都会袭击它们。但同时,它们也格外小心,一般是早晨天不亮或傍晚日落时才出来觅食,所以很难碰到。”

    “都说白天鹅只吃草根和草籽,其实是不对的。”老张特意找出了几张他拍的图片:一只白天鹅从水下捉到一条二三十厘米长的鲫鱼,正要将它吞下去。“就是我这几张图片,颠覆了人们以前对白天鹅饮食习惯的结论,也为研究它的生存方式提供了全新依据。”

    “终极”追求

    拍鸟不容易,但这也并不是老张的终极目标,“我是要用艺术作品感染大家,呼吁人们爱护鸟类,保护自然生态。”

    就在记者和老张站在湖边聊天时,老张一连打了三个电话。一个打给林业局长,一个打给公园管理处主任,另外一个打给湿地保卫处的保安队长。

    三个电话,说的是同一件事:有人在岸边准备用无人机航拍天鹅,“建议你们立个牌子:禁止用无人机航拍。响声把天鹅惊飞了怎么办?”

    老张不是小题大做。“天鹅的最大‘天敌’就是人类,它们好不容易年年来三门峡过冬,咱就得尽一切努力和它们和平相处。”

    从10月25日至今,老张几乎每天都会到天鹅湖边转转。一边观察天鹅,一边观察周边的人。他说,他曾看到一些摄影爱好者为了拍到白天鹅起飞时的优美姿态,居然点燃“二踢脚”扔进了天鹅湖,“眼瞅着白天鹅受到惊吓,我又气又急,赶忙跑过去制止。要知道,白天鹅胆小,就怕惊扰。”

    除了自己爱鸟,老张还根据自己掌握的专业知识,为保护鸟类、保护生态积极向有关部门建言献策。如今的老张,不仅是三门峡的鸟类知识专家,还是鸟类保护的法律专家,对于鸟类的保护,国内外都有哪些法律法规等,他都了如指掌。近几年,上海、广东等地的政法机关在办理涉鸟案件时,也常向他咨询相关知识。

    2013年12月,老张个人出资在鸟类摄影专业网站“鸟网”上开辟了“三门峡生态”,他几乎一天不落地上传他所拍摄的各种鸟类美图,与全国各地的“鸟友”分享,交流拍鸟、护鸟的故事和经验,增强人们保护鸟类的意识。

    “用自己的摄影作品来引起全社会对保护鸟类的共鸣,这应该就是拍鸟者的最高境界了吧?”老张笑问。


    来源:河南日报

 
编辑: 康春玉 发布日期:2016-12-09
 
主办:河南黄河河务局办公室 设计制作/维护管理:河南瑞达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联系电话: 0371-69552351
版权所有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网管信箱:radarmaster@hnyr.gov.cn 投稿信箱:hnhhw@vip.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