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您当前的位置 :河南黄河网 > 锦绣黄河 > 正文
开封人的“母亲河”
 

康冀楠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还。”黄河是中华民族的母亲河,也是亿万华夏儿女心目中的圣河。对开封而言,黄河的意义远不止此。这是因为,世界上从来没有一座城市与一条河有这么多纠缠不清的恩怨纠葛。开封因河兴起,成为历史上的繁华大都市,但也因河而多次被淹没于滚滚泥沙之中。生长在大河边勤劳的开封人民屡次就地重建,留下了辉煌灿烂的黄河文明。
 
    1946年,冀鲁豫解放区行政公署成立冀鲁豫解放区黄河水利委员会,这是我党领导的第一个人民治理黄河机构,拉开了人民治理黄河事业的序幕。1949年7月1日,华北、中原、华东三大解放区成立的三大区统一的治河机构——黄河水利委员会,在开封城隍庙街开始办公。如今,转眼间70年过去了,黄河安澜,人民乐业,留下了人民治黄波澜壮阔的历史画卷。
 
    河流成就东京梦华
 
    今天的开封,在中国是一个快速发展的中等城市。人们谈及开封,首先想到的就是黄河岸边的一个历史文化名城。
 
    的确,考古学家在开封的发现令世界震惊:开封地下摞着6座古代城池,其中3座是国都,有一座便是当时世界上最大最繁华的都市——北宋东京城。这一发现使被火山埋没的庞培古城黯然失色。这奇迹背后,更有令人肃然起敬的精神:是什么力量使得开封人在与黄河的较量中上演一幕幕屡淹屡建的故事呢?
 
    开封城市的发展与黄河休戚相关。黄河促进开封城的形成与发展,千百年来哺育了生活在这片热土上的人民,开封城的兴衰与黄河密切相关。
 
    开封在黄河流域的历史发展过程中,经历了两个高峰。第一次是在距今2300多年前的战国时期,魏惠王迁都大梁。魏国率先在现开封城略偏西北处建起城池坚固的大梁城。魏惠王之所以第一个选中开封建都,与该地区距黄河、济水不远,水道四通八达不无关系。迁都之后,魏惠王引黄河水入圃田泽(今郑州圃田),开凿鸿沟,引圃田水入淮河,使魏国农业、商业得到极大发展,日趋繁荣,国力日盛,称霸于诸国,使大梁城与秦国咸阳、楚国郢都并列,成为当时国内最发达的名都大邑。
 
    魏国在大梁建都,历六世136年。在这136年里,曾发生了孟子游梁、信陵君窃符救赵等诸多故事,给开封遗留下不少古迹,不愧被人称为开封古城第一都。
 
    战国时期,魏国迁都大梁,是开封发展史上出现的第一个高峰。公元前225年,秦军攻魏,决鸿沟灌大梁,伴随着魏国的灭亡,大梁城遭到毁灭性的破坏。经过秦汉及魏晋南北朝时期的恢复和发展,到了隋唐时期,开封已开始走出低谷,当时的汴州被称为“水陆都会”。五代时期,中原战乱不止,王朝更替频繁,后梁、后晋、后汉、后周建都开封,为开封日后的发展奠定了基础。公元960年,赵匡胤发动“陈桥兵变”,建立北宋王朝并定都开封,使开封城达到历史发展的顶峰。北宋建都开封,是开封发展史上的第二个高峰,也是古代开封最辉煌的时期。至今,我们仍能从《清明上河图》中领略古代开封的繁华与舟楫之便。
 
    开封地处黄河中下游的大平原上,拥有四通八达的交通网。北宋时期的东京,汴河、惠民河、金水河与广济河流贯城内,并与城外的运河系统相衔接,合称“漕运四渠”。
 
    “漕运四渠”分别流向不同的方向。《文献通考·国用考》中说:“是时,漕运之法分为四路:东南之粟自淮入化至京师;若是陕西之粟,便自三门、白波转黄河入汴至京师;若是陈、蔡一路粟,自惠民河至京师;京东自广济河至京师。”这4条河流将全国的水运网络联系成一个整体,对东京这座城市的发展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汴河是北宋最重要的漕运线,也是北宋王朝的政治生命线。作为当时全国最大的商业都市,城内上百万军民的生活物资大都通过水运而来。而东京城内的手工业原材料、商品等大都通过水运而来,又通过水运发往全国各地。另一方面,全国各大水系在东京交汇,构成了一个巨大的水运网络,在京城内,汴河、惠民河、金水河、广济河互相贯通,黄河连通运河,汴河连接淮河、长江,全国绝大多数地区凭此紧密相连,真正形成了全国统一的水运体系,各地物资实现了大交换、大汇集。
 
    《宋史·地理志》收录有近50个人口在10万以上的城市,其中位于运河沿线的有15个,差不多占了1/3。处于运河网络中心的东京,人口有百万之巨,“人烟浩穰,添十数万众不加多,减之不觉少”。
 
    完善的水运体系为东京乃至全国经济的发展做出了卓越的贡献。对外,它使全国物资源源不断地涌入东京,并由此发往有需要的地方,促成了全国井然有序的物资交流;对内,它方便了城内的居民生活,降低了运输成本,促进了工商业的发展,使开封当时的城市规模、经济发展水平及人口数量超过了隋、唐时期的长安与洛阳,不仅成为全国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也成为世界上最繁荣的城市。
 
    屡淹屡建历史悲壮
 
    黄河带给开封的不仅有辉煌,更有惨痛的记忆。
 
    北宋以前,黄河流经河南北部,由天津附近入海。它虽然不断决口泛滥,但对开封并无直接影响。北宋末年,由于黄河主流向东南摆动,常由汴、泗、涡、颍之道入淮河。黄河、淮河间的河流与湖泊,大多是这个时期因黄河的决口泛滥而渐趋废弃的。其他如五丈河、惠民河等大体也是在同一时期废弃的。运道废弃,交通中断,昔日凭借水运有利条件发展、繁荣起来的开封自然走向衰落。加上元代建都北京,大运河及海运开通,政治中心与交通路线发生转移,开封赖以发展、繁荣的两个支柱业已倾毁,所以,元明时期,开封由一个具有全国意义的城市沦为一个地区性的政治、经济中心。
 
    黄河真正开始威胁开封的安全,是在金代黄河向南大改道以后。
 
    “金代黄河河道的南移,自此开封城池紧靠黄河险工河段,首当其冲成为黄河徙、决、冲、淤的最大受害者。”开封第一黄河河务局高级技师马军旗告诉记者。
 
    据史料记载,此后近1000年间,黄河决口300多次,其中大水进城就有7次。公元1305年黄河决口,把开封城淹没。公元1642年,为逼退李自成农民军,明军掘黄河大堤,给开封带来了灭顶之灾。“城从内皆巨浸,所见者钟鼓两楼、群藩殿脊、相国寺顶、周邸子城而已”。此时,高大的开封城墙几近淤平,只露出城垛和女儿墙。大水过后,37万人仅存两万余人,开封城元气大伤。
 
    开封最后一次灭顶之灾是由1841年柳园口的决口造成的。清道光二十一年(公元1841年),黄河在开封张湾决口,河水曾一度冲进开封城内,形势十分危急。河南巡抚王鼎上书力荐因鸦片战争而被谪戍伊犁的林则徐来开封办堵口复堤事宜。林则徐在任两广总督、查禁鸦片之前,曾担任过河南布政使和河道总督,熟悉河南,熟悉开封,更熟悉治黄事务。
 
    正在遣戍途中的林则徐,奉命折回东河(指开封以下黄河段)效力。他在开封黄河大堤工地上,指挥开封军民奋力抢险、堵口,历时5个月终于堵住决口,修筑了从马头到小马卷近9公里的黄河大堤,筑起了一道坚固的堤坝。
 
    开封人民为感念林则徐筑堤救城之功绩,把这一段黄河堤称之为“林公堤”。后经不断续建,特别是新中国成立后大力整修,加高改进,现有坝、垛、护岸工程47道,是黄河下游的重要险工,是保卫豫、皖、苏广大地区免遭黄河水患的前沿阵地。
 
    黄河的一次次吞噬,加之风、沙和战火侵扰,北宋东京城(故址)逐渐完全被泥沙掩埋,从地面上消失了。正是黄河的缘故,开封从国都衰落到后来成为省城,进而成为一个地区性城市,一步步走向衰落。
 
    “黄河就像悬在开封人心头的一把利剑,‘三年两决口’的情况,使人们经常处于流离失所境地。”马军旗说,“但黄河又是一条非常有创造力的河流,黄河泥沙中挟带有丰富的有机质,每决一次口,等于给土地上了一层肥料,对土壤的改良非常有好处,一年过后,生地就会变成熟地,非常适合耕种,黄河又是悬河,人们能利用它自流灌溉,所以当地人民虽怕黄河但又离不开黄河,每次洪灾过后,人们会重返家园。”
 
    也正因为黄河的泥沙“大被”,东京城等才得以免遭更多的摧残而较完整地保存给今人一个丰厚的文化遗产——“城摞城”奇观。经考古发掘证实,开封“城摞城”奇观的神秘面纱被层层撩开。
 
    此外,由于开封位于黄河中下游,黄河在穿过世界上最大的黄土高原进入广阔的华北平原后,因地势平坦流速降低,从中上游带来的巨量泥沙便在此大量沉积下来。到了开封境内,这种现象最为明显。
 
    据统计,每年有3亿吨泥沙淤积在中下游河床内,使这段河床每年平均升高10厘米。这样日积月累、年复一年,开封河段已逐步形成闻名中外的悬河奇观。清代的史书中就有“城在釜底,仰视黄河”的记载。正是这高高悬在开封城之上的黄河,演绎了人类城市发展史中最奇特、最难以置信的故事。当滔天的黄河水裹挟着千钧泥沙决堤而来,将繁华的开封城悉数埋没后,不久,不屈的人们又在原址建起一座依旧繁华的都市。如此反复,开封城成为人类历史上最为悲壮的屡淹屡建的一桩奇迹。
 
    12月11日,记者在柳园口黄河大堤上举目四望,乌云紧锁,能见度很低。大堤北边的黄河居高临下,缓缓流动;大堤南边的村庄、树木、农田陡然落入洼地,可清楚地看到黄河之水已高出南岸的地面3米到5米。闻名中外的悬河奇观就这样进入了视线。
 
    每念及此,不少专家学者常常感叹:成也黄河,败也黄河。
 
    黄河文明辉煌灿烂
 
    黄河流域是中华民族的发祥地,这里孕育出与尼罗河文明、两河文明、恒河文明等一样璀璨夺目的黄河文明。在中国古代文明的发展中,黄河文明无疑是最有代表性、最具影响力的主体文明。
 
    自商周至唐宋,黄河流域在中华文明的历史长河中一直是政治、经济和文化的中心。在承载民族记忆的史书典籍中,黄河文明始终引领着中华文明的发展方向。
 
    在数千年文明历程里,法、道、墨、儒等百家争鸣在此展开,汉赋、唐诗、宋词的许多不朽篇章在此诞生,两汉经学、魏晋玄学、宋明理学等在此孕育,天文历法、中医中药、农田水利、陶瓷、丝绸、造纸、活字印刷等古代科技由此传向世界。汉语汉字、工笔绘画、雕塑建筑,甚至是中华文明中独特的国家体系、宗法制度、社会习俗等都在这里形成,并根植于整个民族集体的血脉之中。
 
    著名史学家安作璋曾说:“由于黄河文明本身具有经济上的先进性、政治上的正统性、学术上的包容性及所处的特殊的地理位置,黄河文化长期居于中国古代多元文化的领导地位,成为多元文化的凝聚中心和中华古代文明当之无愧的代表,并且不断给予周围的多元文化以深刻影响,最终形成了以黄河文化为核心的、统一的、不可分割的‘多元一体’的文化体系——中华文明。”
 
    专家研究表明,黄河文明的中心在中原地区,黄河文明的核心在河洛文化圈内。在开封全长100多公里的黄河大堤上,分布着10余处与开封黄河历史有密切关系的文化景观。林公堤、镇河铁犀、铜瓦厢决口遗址等,无不彰显着开封独具特色的黄河文化。
 
    而以开封为中心的宋文化,成为黄河文明和中华文化发展史上的又一高峰期。在文化发展史上,人们往往将其与汉唐文化和明清文化并称。
 
    在黄河文明的浸润下,开封的历史文化底蕴深厚,有“戏曲之乡”“木版年画之乡”“汴绣之乡”“菊花之乡”“中国书法名城”等美誉。在开封,能看到舞狮、盘鼓、高跷、旱船、唢呐等丰富多彩的民间艺术,徜徉在包公祠、宋都御街、清明上河园、中国翰园、天波杨府、开封府、龙亭湖、包公湖、繁塔、禹王台等景区,流连于灯火辉煌的夜市,身边是国内外如织的游人,耳边是“中不中”“得劲得很”的醇厚乡音,让人不禁心热起来。开封在时代的浪涛里,又谱写出新的篇章、焕发出璀璨的光彩。
 
    在研究和传播黄河文明方面,开封走在了全国前列。2002 年,河南大学黄河文明与可持续发展研究中心成立。两年后,该中心获批为教育部普通高校人文社科重点研究基地,是目前国内唯一的以黄河文明与沿岸地区可持续发展为研究对象的大型综合性研究与咨询机构。该中心将黄河文明的伟大复兴与沿岸地区可持续发展作为研究目标,通过经济、地理、历史、文学、哲学等优势研究力量的整合,形成了黄河文化的承转与发展、沿黄地区制度变迁与经济发展、黄河生态与可持续发展等特色研究方向,来构建文理交叉、多学科整合的研究平台。
 
    近年,河南大学黄河文明与可持续发展研究中心紧紧围绕“黄河文明与可持续发展”这个主题,着力于黄河文明的承传与发展、沿黄地区制度变迁与经济发展、黄河流域生态与可持续发展三大特色研究方向,促进文理多学科的交叉和融合,形成黄河文明与可持续发展的理论框架,力争把中心建成国内领先、国际上有一定影响力的黄河文明与可持续发展研究的“思想库”和决策咨询基地,同时建成国际上有重要影响的“黄河学”研究中心,为黄河文明的可持续发展鼓与呼,开封乃至河南社会经济的发展提供强大精神动力和智力支持。


    来源:开封网-开封日报

 
编辑: 康春玉 发布日期:2016-12-14
 
主办:河南黄河河务局办公室 设计制作/维护管理:河南瑞达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联系电话: 0371-69552351
版权所有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网管信箱:radarmaster@hnyr.gov.cn 投稿信箱:hnhhw@vip.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