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护黄河健康生命,促进流域人水和谐
推进黄河工程、黄河经济、黄河文化、黄河生态“四位一体”协调发展
基层为本 民生为重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您当前的位置 :河南黄河网 > 水利博览 > 正文
塔里木河流域生态治理调查:“母亲之河”重生记
 

    这是一条与上千万人生命息息相关的大河!几乎整个南疆的人类文明皆仰仗于此,是南疆人民的“母亲之河”。144条河流构成的塔里木河水系,流域总面积102万平方公里,超过整个新疆总面积的60%。截至2014年,1204万人在因塔河水系萌生的绿洲内繁衍生息。

  这是一条正在涅槃重生的大河!最近几十年,塔河流域内的气候以及人类的生产生活方式,经历了数千年来最激烈的变化。漠视、破坏、妥协、保卫、修复、珍惜,这些字眼构成了塔河自20世纪50年代至今与人类关系的全部历史。

  如今的塔里木河流域,一系列治理工程让其逐步恢复生机,台特玛湖数百平方公里碧波荡漾的水面,显示着人类敬奉自然的诚意。然而道路依旧漫长,当你的目光落在这行字上时,保护塔河流域的行动依然在继续。

  绿色屏障重现生机

  亿万年间,塔里木盆地周边万壑千峰中的雪水涓滴而下,终成洪流。阿克苏河、叶尔羌河、和田河、开都—孔雀河等各自从四面八方蜿蜒流淌,最后汇聚成浩荡奔腾的塔里木河。

  倘若从太空中俯瞰塔里木盆地,就会发现一条郁郁葱葱的“巨龙”横卧在盆地北部,“龙尾”垂向盆地东南水光潋滟的台特玛湖。这条“巨龙”便是依托塔里木河水系而生的1500余万亩胡杨林,它占据整个中国胡杨林面积的90%以上。

  川流不息的河水,连绵不绝的胡杨林,遍布沙丘的红柳、梭梭等植被,共同构成了塔克拉玛干沙漠不可逾越的绿色屏障。塔河生态系统“锁”住了沙漠的蔓延,给绿洲带来了盎然生机。

  然而这只是今日所见。从20世纪50年代以来,受气候变化和人类活动影响,塔里木河多条源流相继脱离干流。加之水资源的无序开发和低效利用,源流向干流输送的水量逐年减少,致使下游近400公里河道断流。曾经拥有9条水系的塔里木河,如今只剩下叶尔羌河、阿克苏河等4条河流汇入,形成了“四源一干”的格局。

  年复一年,塔河流域,尤其是中下游地下水位不断下降,地下水矿化度持续上升。尾闾台特玛湖因此干涸,大片胡杨林死亡,218国道多处路段经常被流沙掩埋,下游绿色走廊濒临毁灭。

  极度恶化的生态环境已成为制约流域经济社会和生态环境可持续发展的主要因素。1991年,塔里木河流域管理局(以下简称“塔管局”)成立,标志着政府层面开始对塔里木河流域生态治理展开行动。

  环境恶化一旦开始,就如山顶滚下的巨石,绝不可能戛然而止。2001年,周强离开了位于塔河下游的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二师三十一团,在异乡开始了十年之久的漂泊生活。

  自那时起,越来越多的人被迫离开家乡,2006年,原有职工2000多人的三十一团,只剩下500人还留在当地。“活不下去了!”7月21日,周强说,“南疆人谁都知道胡杨‘一千年不死’,但我们团场外围的好多胡杨都死了,没水!”当周强坐上离乡的班车时,路的另一端,近300公里外,谭建军已经在若羌的公路系统工作了11年。自从调至218国道K959至K1120路段负责养护工作后,他和同事最频繁的任务就是清理掩埋路面的流沙,但这项工作越来越难做了。

  “那时,沙子一年比一年多,沙尘一起,对面是谁根本看不见,一场沙尘暴过后,活全白干了。”7月21日,谭建军指着水鸟飞舞的台特玛湖说,“那时候哪儿有湖呢,一滴水都没有,全是盐碱壳子!当时听老人说五六十年代可以从尉犁划船到若羌,我根本想象不出来。”

  曾经有段时间,谭建军觉得自己的饭碗快保不住了。库鲁克塔格和塔克拉玛干两大沙漠虎视眈眈,自北向南夹在中间的218国道就像一条细细的线,胡杨一片片死去,沙漠一步步进逼。在二三十年时间里,两边的沙漠分别从南北方向推进了360公里。而在塔河下游的塔里木垦区,棉花因大风而重播、绝收已经成了司空见惯的事。

  但如今谭建军的工作重点已经由防沙改成了防洪。经过18次生态输水,台特玛湖已是一片浩渺。周强也于2011年初重返家乡,他承包了400亩棉田,生活蒸蒸日上。“现在水情好了,可以挣到钱嘛!家在这里,能过好生活,为什么要远行?”他开始在自己的田地里看到狐狸、黄羊、野猪。

  国家支持和体制改革是治理成功的关键

  经过18年的努力,塔河下游连续30年断流的河道恢复了常年流水的状态,水头13次到达尾闾台特玛湖。今年6月6日,第18次生态输水水头仅10天便到达台特玛湖,创造了18年来生态输水最快到达尾闾的记录。

  截至目前,塔里木河下游累计下泄生态水量59.66亿立方米。平均每年下泄生态水3.51亿立方米。自2011年至2016年,平均每年下泄生态水5.25亿立方米。

  18年来的监测数据显示,塔河干流下游距主河道1公里处的地下水埋深由9.8米—10.1米回升到2.1米—5.3米;地下水矿化度由5.3克/升—7.8克/升降至1.1克/升—3.0克/升。这意味着塔河沿线以胡杨为代表的植被可以重新汲取到健康的水分。

  正因如此,据中科院监测,如今塔河下游植被恢复和改善面积达2285平方公里,其中新增植被覆盖面积达到362平方公里;沙地面积减少854平方公里;植物种类由17种增加到46种。台特玛湖水面一度达到492平方公里,由于常年有水,湖面周边形成了223平方公里的湿地。

  “塔河治理能够取得这样的成绩,与国家的大力支持和管理体制的持续改革密不可分。”塔管局副局长吾买尔江·吾布力说,“从解放初到2000年,中央对新疆水利的投入是40亿元,但自2000年起至今,仅塔里木河流域

  近期综合治理一个项目,国家就投资107.39亿元,涵盖南疆29个县(市)和18个团场。”

  巨大的投资被运用到灌区节水改造、平原水库节水改造、地下水开发利用、河道治理、博斯腾湖输水系统、生态建设保护、山区控制性水利枢纽、流域水资源统一调度管理、前期工作和科学研究等九大类工程与非工程措施中去。

  仅塔里木河流域近期综合治理项目内,塔河沿线就修建了7173公里的防渗渠道,改造平原水库8座,拦河枢纽4座。治理后,流域内源流干支两级渠系防渗率由37.4%提高到51.4%,它们和其他工程节省下来的水共计为26.6亿立方米,通过69座生态闸,源源不断地回放到了塔里木河的河道中。

  能达到这个成绩,关键因素之一是流域水资源管理的法制化以及管理体系的变革。《塔里木河流域水资源管理条例》(以下简称《条例》)自1997年颁布实施,并于2005年、2014年两次修订。作为全国首部地方性流域水资源管理法规,《条例》为流域依法治水、依法行政提供了法治依据和保障。

  与此同时,流域水资源管理体制改革不断深入。2000年,自治区成立塔里木河流域水利委员会,2011年,进一步将现有源流管理机构整建制移交塔管局。

  这是一次关键的历史性变革,自那时起,整个塔里木河流域水资源统一管理、调配力度明显加强,为全面实施流域水资源合理配置、高效利用打下了坚实基础。

  “九龙治水的局面得到了极大缓解。按照‘统一调度,总量控制,分级管理,分级负责’的原则,我们有效控制了用水总量。”吾买尔江说,“从2016年开始,新疆全面贯彻落实最严格水资源管理制度,塔河流域水量分配方案转到了‘三条红线’用水总量控制指标上来。”

  这是塔河流域水资源管理制度的第二次关键变革。就在当年,塔河上游三源流向干流输水63.15亿立方米,比多年平均同期增加51.9%。源源不断的流水持续来到塔河下游的大西海子水库。作为塔里木河干流上最后一座控制性工程,大西海子水库已经由原来的农业灌溉水库彻底转化为纯生态水库。

  “这应该是目前全国唯一的生态水库,所有库容全部用来向下游输送生态水。”塔里木河流域干流管理局水量调度信息科副科长陈长青说,“2016年,大西海子水库下泄生态水6.76亿立方米,几乎超出了规定指标的一倍。”

  治理行动向更远的空间扩展

  7月18日,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一师沙井子灌区胜利渠第48号分水闸前,人们盯着缓缓提升的闸门。总量3000万立方米的生态水喷涌而出,很快就将干涸的河道填满,一路奔腾而下,朝日渐萎缩的艾西曼湖而去。得知此消息,阿瓦提县第16届人大代表阿斯亚木·赛麦特喜形于色:“3000万立方米啊,相当于两个西湖,远处的胡杨有救了!”

  在沙雅县第二国有牧场,沙漠公路两旁,两万余亩枯死的胡杨林形态怪异狰狞。“老百姓把这里叫‘魔鬼林’,由于塔河改道,这里已经至少有50年没有来过水了。”沙雅县水利局党组书记苏来曼·卡地尔说:“今年这里很快会来水,更多濒死的胡杨将缓过来。目前渠道已经疏浚好,我们打算和林业部门一起,把这片‘魔鬼林’改成警示园。”

  让阿斯亚木和苏来曼高兴的是同一件事。随着塔河干流沿线生态的逐步恢复,新疆开始逐步拯救那些距离主河道更远的胡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于去年启动了“塔里木河流域胡杨林生态保护专项行动”,对胡杨林重点保护区实施生态应急补水。2017年,计划应急补水10.15亿立方米。

  “应急”意味着权宜之计。更根本的解决方式是流域内河、湖、水库的连通,以完成网状水系的构建。“这部分工作已经列入了《南疆水资源利用和水利工程建设规划》,争取在2020年前完成。”吾买尔江说。

  长达18年的塔河治理,不仅拯救了下游的生态系统,更促使了当地生产方式的变革和对自然界的尊重。在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一师,95%以上的耕地都已经实施了高效节水。

  “如今人们的生态意识都已经很高了。从2000年开始,农业灌溉用水指标就不再增加,很多地方甚至将农业用水的一部分拿出来用于生态。”在沙雅县亚森斯拉木分水口,塔里木河流域干流管理局局长艾克热木·阿布拉指着身后的渠道说:“我们在塔河干流上修建了69个生态闸,但是生态渠道的疏浚,都是由各县市完成的。”

  18年时间,塔河生态治理实现了“水流到台特玛湖,塔里木河干流上中游林草植被得到有效保护和恢复,下游生态环境得到初步改善”的规划目标。而伴随着《南疆水资源利用和水利工程建设规划》编制的完成,塔河生态治理已经翻开了新的篇章。(刘东莱)

 

  来源:新疆日报

 
编辑: 来小飞 发布日期:2017-08-10
 
主办:河南黄河河务局办公室 设计制作/维护管理:河南瑞达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联系电话: 0371-69552351
版权所有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网管信箱:radarmaster@hnyr.gov.cn 投稿信箱:hnhhw@vip.163.com